人民日报评红黄蓝虐童事件:幼有所育底线不容击穿

2017-11-24 16:01:10 人民日报 评论 打印 复制链接 繁体中文 字号

  遭遇老师扎针、喂不明白色药片……这两天,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再现疑似“虐童事件”,目前孩子的描述、部分曝光照片、家长的控诉不断刷屏,目前,朝阳区教委和警方都已经介入调查。在社会舆论高度关注的强光灯下,此事因何发生?有多少孩子受到伤害?孩子们受到何种程度的伤害?种种问题,相信很快就会有权威而清晰的答案,相关人员必然会被依法依规严肃处理。

  应该说,绝大多数托幼机构、幼儿园,都有着规范、科学的管理,能够让孩子健康成长、家长放心托付。不过,从上海携程亲子园教师喂孩子吃芥末,到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小红帽幼儿园、玉林市玉州区旺卢村小天鹅腾飞幼儿园,再到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、红黄蓝幼儿园,近期的这些事件,虽然都属极端个案,但都击中了孩子这根家长绷得最紧的神经。孩子们的身心伤害、事件引发的负面舆情,哪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几率,都不仅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,更应该在源头上予以整改。

  要让法律有“牙齿”。对待孩子,任何施害行为都是不道德的,更涉嫌触犯刑法。从未成年人保护法到刑法修正案(九)扩大虐待主体范围,我国在立法上并不缺位。可是,再完备的法律,如果量刑不够、惩治无据、执法不严,也难以达到立法初衷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必须通过梳理和总结案例,在举证查证、快速反馈等方面探讨可行性措施并广而告之,拿出更权威的法律解释、更有效的执法示范。保护儿童的法律,只有真正“带有牙齿”并严惩不法行为,才能让定罪和处罚更具针对性、更有威慑力。

  要让课堂有“阳光”。虐童事件舆情短期集中爆发,当务之急应该组织起来,让防虐待、防性侵等儿童课程进入托幼机构,给孩子、家长、老师都上一课,讲清楚如何对虐待性侵说不,如何发现和处理问题,以及触碰红线的严重后果。此外,也应加强投入,通过技防监控,确保监控探头全覆盖,实现园内无死角。据悉,北京市已经有所行动,正在迅速排查相关隐患。办学进入正轨、安全没有死角,才能还孩子们一片晴朗的天空,这既需要顶层设计,又离不开全社会的智慧众筹、行动众筹。

  要让监管有“力量”。与发达国家的经验相比,我国托幼、学前教育无论办学还是监管都有不少“短板”。因为需求与供给矛盾突出,民办幼儿园和民办培训机构的数量迅猛增长,算商业机构还是教育机构,并不清晰。本来相对民办中小学来讲,“非法”开办的门槛就不高,同时既可以在教委注册,也可以在工商局注册,不仅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,而且存在几个公务员要管几百所公办幼儿园和几百幼托机构的现实。办学与管理、监管与保障之间的巨大缝隙,不能光靠给管理者打棒子压担子,还应该加力量派人手,提高治理水平,从根源上解决问题。

  要让幼师有“素质”。这些虐童事件无不表明,幼师若是素质差,幼儿就会遭殃。提高幼师素质、抬升准入门槛、完善幼师培养,是解决此类问题时不能绕开的一环。严惩虐童幼师,与关心幼师待遇和培养,是一个硬币的两面。从问题出发,针对“幼师真穷、幼教真苦、托幼真难”的现实情况,有必要设定幼师收入补偿制度,有必要弥补幼师心理落差以增强职业认同感,有必要通过职称评定等方式将幼师纳入统一管理,有必要对幼师上岗进行资格审查、定期考核、不定期淘汰……或许,这样才能让真正爱孩子的人从事培育“祖国花朵”的工作,才能让孩子在健康温馨的学前教育中免受无谓的伤害、形成完整的人格。

  十九大报告明确宣示:要在幼有所育、学有所教、劳有所得、病有所医、老有所养、住有所居、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。“许多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等待/但是孩子们不能等”,孩子们是属于未来、属于明天的,但保护孩子需要从今天开始,吹散虐童阴影,守住“幼有所育”的底线,才能让“全体人民共建共享发展”的温暖目标得以实现。

  新华微评:幼托市场不能“野蛮生长”

  近期,一些地方幼儿园陆续曝出疑似“虐童”事件,引发广泛关注。虽属个案,但背后反映的深层次问题不 能忽视。法治要厉行,监管要加强,师资要提升,幼托市场不能“野蛮生长”。各方力量行动起来,除积弊、补短板,给孩子们一片快乐成长的天空。

  检察日报:虐童事件扎针又吃药 谁有病?

  今天,“红黄蓝”,这个原本给予孩子多彩世界和无限可能的寓意,混杂在一起时成为了可怕的黑色。

  据多家媒体报道,十余名幼儿家长反映,孩子在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遭到老师扎针、喂不明白色药片,家长们还提供了孩子身上有多个针眼的照片。尽管警方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,尚属疑似虐童事件,但消息一出立即引发舆论强烈关注。

  “继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后,“虐童”这一敏感词汇再度进入公众视野。人们不禁要问:又扎针,又吃药,究竟是谁得了病?

  据多名红黄蓝(新天地分园)家长反映,孩子腿部、屁股、腋下出现针眼。据多名红黄蓝(新天地分园)家长反映,孩子腿部、屁股、腋下出现针眼。

  大人得病,不能让孩子服药

  老师给孩子扎针吃药,无非有三种原因:让孩子迅速安静睡着、惩罚恐吓孩子、满足变态的心理。无论什么原因,该吃药的都不是孩子,真正生病的是大人,是我们这个成人社会。

  如果扎针吃药是为了满足变态心理,那拥有这样心理的人是怎么混入幼师队伍的?怎么会让一个原本高要求的神圣行业,变成了低门槛的求生饭碗?

  如果扎针吃药是为了惩罚恐吓孩子,或让孩子迅速安静睡着,那么幼师们为何会甘冒风险?原因或许很多,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超低的幼师配比带来的过重负担和压力。背后的根源恐怕还是两个字“利益”。逐利的土壤一日不除,虐童事件可能就一日不止。

  23日中午,家长在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门口聚集,希望获得园方回应。 人民网 尹星云 摄23日中午,家长在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门口聚集,希望获得园方回应。 人民网 尹星云 摄

  大病,就需要猛药

  虐待儿童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虐待罪,但过去“虐待罪”的对象仅仅是家庭成员,因幼儿不属于教师的家庭成员,因此无法适用该罪名。2015年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(九)扩大了虐待罪适用范围,教师作为“对未成年人负有看护职责的人”被纳入适用对象。

  即便如此,在该罪名的具体适用过程中依然面临两大主要问题:一是入罪较难,只有达到“情节恶劣”的情形才能适用,而司法实践中“情节恶劣”的标准往往难以把控,造成适用的困惑和司法标准的不统一。二是处罚较轻,仅规定了“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”的刑罚。刑法的惩治力度不够,必然带来预防效果不佳。为此,许多人还建议应当规定单独的“虐待儿童罪”罪名,加大对虐待儿童的打击力度。

  除了新设罪名,就现有法律框架而言,与侵害儿童入罪有关的两个“标准”亟需改变。

  一个是“物理”标准。以轻伤为例,根据最高法等五部门于2014年1月1日公布施行的《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》规定,诸如颅骨单纯性骨折、牙齿脱落或者折断2枚以上、缺失半个指节等情形才可能构成轻伤。众所周知,这些伤害如果发生在儿童身上,后果要严重得多。可这些令人惊悚的标准适用在儿童身上时竟然没有不同。因此,儿童身体被扎几个针眼要定故意伤害罪在司法实践中几乎不可能。如果针对儿童侵害的“物理”标准不降低,带来的只会是“平等但不公平”。

  另一个是“心理”标准。实际上无论是虐待还是性侵,对孩子的心理伤害往往比物理伤害更重大、更持久、更难愈合。可是在刑法评价时,心理伤害因素往往被边缘化,甚至被忽视,其标准也和成人无异。儿童的心理创伤既得不到评价,更得不到正视或疗愈。这带来的是儿童心理问题的潜伏。一旦爆发出来,要么自闭抑郁,要么狂暴乖戾。这是早期被创伤儿童或自残自伤,或变为加害人的重要原因。

  如果不让刑法真正通上防虐童的高压电,那法律就很难成为防虐童的高压线。

  儿童受伤,需要儿童专用药

  儿童遭虐待,除了给侵害人服猛药,应该服药的还有家长。

  尽管幼儿阶段的孩子表达能力有限,但长时间被虐待被侵害而未被发现的现状还是令人匪夷所思。家长的心有多粗,孩子受到伤害的风险就有多高。

  因此家长们除了给孩子常备预防感冒的药,预防各类侵害的“专用药”也不能缺。什么样的接触不能有、哪里的部位是隐私、哪些事件该告诉家长……这些教育一样都不能少。

  在保护孩子这个问题上,就得“一人生病,全体服药”。社会事件在引发社会舆论后,更可贵的是社会反思和社会制度的建构。美国小孩儿梅根的用死换来了“梅根法案”,韩国小孩儿素媛用被性侵的惨剧换来了“化学阉割”法律的出台,而在中国,孩子口中的芥末和身上的针孔,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?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来源:教育部官方微博 人民日报 检察日报等

  (来源:人民日报)

相关新闻:
阅读助手:发布评论 加入收藏 打印正文 复制链接 关闭本页 报错
  • 编辑:张夏

版权声明:
1、三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固不承担稿件的连带责任。
2、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权等请直接联系:news#qzhxw.com(请将#替换为@),我们将及时删除!